不同类型中暑,如何救治?

2019-01-20 21:19:44 博美生活网
编辑:凡国庆

“各位伤势如此何,何不先行疗伤,这位少将军是我的一位故友!”独远走上前来,圆场道。前方洞壁之下,一条足有数丈之长的黑鸡冠王蛇,上半身耸立而起,面向石暴,前仰后伏,哈腰点头,呈现攻击之态。也就是他刚刚露出了笑容后不久,何力的一张老脸又皱了起来,因为他也感受到了来自天空的威压。抬眼望去,原本应该云开雾散的天空,凝聚的乌云还久久地漂浮在天空,经久不散。它们在等待什么?它们在酝酿什么?难道柔儿还要经历一劫?何力不敢再往下想了。

他暴起发难,一步跨到小径上,伸出一只大手,以强势的姿态抓去,快若闪电。“你怎配知道我的名字?” 来人语气更加傲慢。

  用“区间值”为GDP增长留合理空间

  ■ 社论

  不再设定GDP预期增长的目标值,而是设定一个区间值,可以说是充分考虑了国内、国际因素影响下的真实经济发展状态。

  据媒体报道,截至1月18日,共有13个省份在当地政府工作报告中披露了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下称“GDP”)预期增长目标。其中北京、福建和河南等5省份将这一目标表述为区间值,加设上下限。

  与以往设定一个预期增速目标值不同,此番5个省份设定增长区间值的做法是颇为新鲜的,也值得肯定。

  一个国家的经济增长受内、外部因素共同影响。以内部因素为例,一国经济受产业结构自身,比如产业结构是否合理,像制造业这种最大支柱是否处于转型期以及较大的自然灾害等因素影响。

  而在当下全球产业链一体化的影响下,经济发展受到他国(地区)发展的影响而影响,也是正常之事。因此,不再设定GDP预期增长的目标值,而是设定一个区间值,可以说就充分考虑了这些因素影响下的真实经济发展状态。

  从一些发达国家的历史数值来看,经济发展除了呈现出由高到低的增长趋势这个特征外,也呈现出波动性特征。以美国为例,从较短的2010年至2017年这个时间段来看,其经济增速在1.49%-2.86%间波动。拉长到更长的1961年-2017年这个时间段来说,其经济增速则是在正负间波动。

  如果忽视内外部因素影响,一定要设定一个具体的增长值,就容易出现问题。比如,省级政府设定一个GDP增长值后,地市级政府往往会设定一个更高的GDP增长值DD只有如此才能保证实现省级政府设定的GDP增长值。也只有如此,“一把手”才能确保其政绩和前途。如此传导,到了县级政府,GDP增长值就又要高出一截。

  实际上,如果具体到一个县级政府,受内部、外部因素影响的程度可能更大。像一些产业单一的县域,一旦支柱产业受经济大形势影响出现了下滑,当年的GDP增长目标就完全可能落空。这种事例其实也并不少见。

  于是乎到了年尾,一些地方政府党政“一把手”知道可能实现不了年初设定的GDP增长目标,就很可能作假。这就是通常所说的GDP水分问题,而近年来地方政府GDP挤水分的新闻也时有曝光。

  因而,设定一个GDP预期增长区间值,实际上就是认识到了经济发展的这个特征,尤其是在我国经济进入历史新常态后,为GDP预期增速设定一个区间值的做法则更为科学、也更为妥当。事实上,上市公司在每个年度报告出台之前发布的“业绩预告”,关于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也都是一个区间值。这还是在每年春节前后公布上一年度的经营数据。

  不仅如此,为GDP预期增速设定区间值,也能够有效防止一些次生问题的发生,比如GDP水分问题,地方政府为了实现GDP增长目标对企业提前增税问题等。基于此,近年来出现了一种声音,认为应该弱化GDP增长目标在宏观调控中的作用。甚至有学者认为,应该不再设定和公布具体的GDP增长目标,而将稳定就业作为宏观调控的核心目标。

  但不设定GDP预期增长目标也可能出现新问题,毕竟它是一个督促各地政府持续发展经济的动力,也只有让经济继续发展才能稳定就业。因而,设定一个增长区间值就比设定一个增长值或者不设定增长目标更适宜。这也允许一些遭遇特殊情况的地方经济发展增速适当出现下滑,从而在提高经济发展质量上做好文章。

“这一道刀伤,是我十八岁的时候,从一位官兵手下救下一位少女所留下来的,当初年轻气盛,以为能接下硬抗住那一刀!”虎狮庄庄主顾德邦言毕,微微动情继续道“当初年少,不免情窦初开,不过,很遗憾,与那位少女自此之后无缘再见!”“这是走到了筑基极境了吗?从未听说过有修士能够锤炼出如此可怕的肉身!”天盗见多识广,在这一刻凝神自语,即便是神体、仙体等特殊体质的修士,也未曾听过以这般手段炼体,实在是不可想象。

  国内网络文学加速布局女性阅读市场

  “她经济”助推,女性励志题材领跑付费阅读

  《扶摇》《天盛长歌》《你和我的倾城时光》……近几个月来这批热门影视剧背后有两个共同点DD都根据网络小说改编、作者都是女性。“得女性分类频道(简称“女频”)者得网文天下”或许有些夸张,但至少道出了目前国内网络文学的一大趋势:从作者群到读者群,网文产业纷纷加速布局女性市场,以“她内容”点燃助推“她经济”。而在“她经济”时代的推动下,更多优质作品有望通过影视、动漫、游戏等多元形式的IP改编扩散影响力。

  最近揭晓的中国原创文学风云榜、备受欢迎IP改编影视作品、TOP影游改编价值书单等榜单,从多个层面体现了“她一族”的书写力量和多元内容魅力。叶非夜作品《时光和你都很美》领跑女频小说;电视剧《如懿传》被推荐为超级影视改编IP。此外,榜单上新人新作占比提升,除了情感类,女性作者也耕耘历史、现实类题材,展现出网络文学极强的社会连接力。

  “她书写”大放异彩,女性用户数字阅读付费意愿更强

  刚刚过去的2018年,无疑是女频IP改编剧荧屏制霸的一年。从开年大戏《凤囚凰》,到暑期热门剧集《扶摇》《天盛长歌》,再到年末《你和我的倾城时光》,加上《萌妻食神》《双世宠妃2》等IP改编剧,不仅收视点击数据亮眼,也频频出现在热门话题榜单中。

  曾一手挖掘培育出《琅琊榜》《凤囚凰》等人气IP的阅文集团女生内容中心负责人田志国谈到,随着“她经济”浪潮汹涌而来,“她一族”书写成了内容领域的新机遇,而如何拓展题材、提升内容质量将成为网络“她”文学发展的新课题。

  有数据表明,网络文学用户中女性占比达45%,但在数字阅读核心付费用户群体中,女性用户以56%占比领先男性,表现出更强的付费意愿;新一代主流用户群体“95后”中,女性网文付费意愿比例更是高达76.6%。《你和我的倾城时光》原著作者、网文作家丁墨认为,女性网文读者的影视作品转化率高、付费意愿强,是比较明显的优势,“而且女性网文往往有完整的感情线,更适合拍摄成影视作品”。

  目前,光是阅文集团旗下女频作品总数已近500万部,覆盖都市、校园、历史、青春、竞技、推理等多元题材;女频作者约380万人,其中包括20位白金作家以及168位大神作家,如丁墨、叶非夜、苏小暖、吱吱、吉祥夜、安知晓等。

  在传递温暖美好的情感之余,这批作者还把目光投向日新月异、包罗万象的现实生活,创作出不少具有时代温度、反映当下热点的作品。比如,备受瞩目的叶非夜作品:《时光和你都很美》,将两性情感与热门游戏电竞领域相融合,叙事线索中除了男女主角青涩甜蜜的恋爱互动,还凸显了团队之间并肩作战的励志激情。据悉,该作同名改编漫画也正在连载。

  此外,《他从暖风来》《中国铁路人》等扎根生活的现实题材作品同样收获高人气,其中,舞清影的新作以维和军人为题材,讲述了非洲大陆一段荡气回肠的爱情神话;《中国铁路人》则刻画了一线工程技术人员在电气化铁路工程建设过程中的悲欢离合,展现改革开放以来祖国电气化铁路建设者走过的风风雨雨。

  在阅文集团联席首席执行官吴文辉看来,包括“红袖读书”在内的网文平台,发力女频IP的培育开发,进一步打通了从线上内容创作互动到线下衍生品开发的经济链条。“广大女性已成为当今中国互联网消费的主力群体。从网络文学到衍生影视剧,甚至是网游手游,越来越多女频题材作品大放异彩,令女性互联网内容与消费领域成为极具价值的潜力领域。”

  女性自我认知与自我表达欲望的提升,是强大驱动力

  无论是“她经济”的火热,还是女频文学的壮大,女性独立意识和自我认知、自我表达欲望的提升,是其背后的社会和心理动因,女性励志题材作品长盛不衰就是明显的印证。比如,阅文旗下《神医凰后》《凤门嫡女》《天命凰谋》《乘鸾》《凤回巢》等多部作品,强调以女性成长为主线故事的宏大布局,展现女性自强睿智形象的同时,在题材创新融合方面有了新的突破,深受读者喜爱。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邵燕君分析,更多女性读者从消费客体变成了消费主体、创作主体,“这是时代发展下女性巨大进步的缩影”。以网文作家“MS芙子”为例,她的网络小说《神医弃女》勾勒了13岁叶家傻女叶凌月因机缘重生,一步步走上强者之路的故事。“现代社会中,不论是事业生活还是人格塑造上,女性都越来越独立。她们对网文的挑剔体现在,无法接受有些男频小说中‘女主只是花瓶、一路依附男主’的单一情节。这种刻板设定既不能让女读者满意,也无法让她们产生代入感。”而《神医弃女》正好满足了不少女读者的高强度情感需求,从众多“甜宠”文中走出了自己的路。

  有业内人士提醒,面对个性化、情感化、交互化的全新趋势,如何让女性网文更快更精准地匹配广大用户内在诉求,仍是巨大挑战。在市场规模持续增长的当下,围绕优质内容生产、传播、衍生的平台升级至关重要,这样才有助于推动IP实现长效优质转化。

天域阁目前为止还是主要以新晋弟子为主,其他的老人弟子都还在观望。魔念万念俱灭,亦凝聚出一柄黑色魔刀,逆光而上,悍然相迎。这是最后一击,它自姜遇识海中来,最终也只能回到识海中去,才能不朽,若是因为惊惧远遁,不用太久就会消散了。“这一刺刺得好啊,当初若不是这一伤刺醒,说不定早已是昏死过去,那会和家人,龙呤镇的父老乡亲在绝望之中挨过此劫!”虎狮庄庄主顾德邦言毕,居然已然是老泪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