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学家研制成功新型仿生人工木材

2019-01-22 03:49:22 博美生活网
编辑:韩小松

“这位兄台看上去有些熟悉,光蕴有礼了。”无名跪在地上,伸手擦去嘴角的血迹,缓缓站起身,看着空中尚未散去的云层,喃喃道:“这样就渡过了!”虽然面庞稍显稚嫩,但由于姜遇早就装扮过,此刻看上去已经有十七八岁了。

牛长老想要一掌将姜遇双足拍成肉泥,让他断了再逃跑的可能性。“嗖!”依旧是人影,一道白色人影,若不是那位白衣少侠体魄雄健,长发飞驰,几乎令好多人以为是刚才那道驰电而去的司徒风的身影御剑折道飞了回来,再走了一遭,但是却是速度,快得要了命了,几乎都把所有目光之中的人那一刻的心头的悬念都带走,速度纵驰太过,却是身后剑,戟并不剑啸腾空,就是快。

  搭建平台+机构+资本+产业的运营服务体系
  新模式求解知识产权交易难题

  本报记者 操秀英

  成都知识产权交易中心近日揭牌成立,这是四川省批准设立的唯一一家知识产权类交易场所。此前不久,区域知识产权校企协同创新平台上线启动仪式在合肥召开,甘肃省政府新闻办也表示,建设甘肃省知识产权交易中心,为企业专利转移转化、收购托管、交易流转等提供服务。

  事实上,除知识产权运营公共平台建设外,2014年以来,国家知识产权局会同财政部还先后实施了运营机构培育、重点产业知识产权运营基金和质押融资风险补偿基金等项目,支持重点城市建设知识产权运营服务体系,取得了一定成效,初步搭建起“平台+机构+资本+产业”的全国知识产权运营服务体系。

  这些措施是否能推动解决知识产权评估难、专利权沦为纯粹“门槛性”工具被随意使用、科技与经济“两张皮”等问题?记者就此采访了相关专家。

  传统交易中心的尴尬

  “中国技术创新体系到现在一直没解决的问题是科技经济‘两张皮’,国家出台过很多政策,还是没有有效解决这个问题。”横琴国际知识产权交易中心有限公司总经理季节认为,这是因为科技和经济天然有鸿沟,而知识产权则是架在鸿沟之间的桥梁。

  但相当长一段时期内,知识产权没有作为一种高价值商品流通并发挥价值。季节分析认为:“因为我们缺乏知识产权流通体系,缺乏以知识产权运营交易为主营业务的运营机构。”

  早期的知识产权交易大多在技术市场完成。“2017年全国技术交易市场成交额为13424.22亿元,但这其中90%是技术服务、技术开发、技术咨询合同,涉及技术转让的比例为10%,技术转让中涉及专利交易的比例则更低。”季节说。

  在季节看来,知识产权交易中存在的一个主要问题就是信息不对称、刚需不足,拥有专利的研发方与市场对接不够主动、专业、顺畅,阻碍了专利的有效流转和交易。

  探索之路其实很早就开始了。从2006年开始,国家知识产权局开始实施《全国专利技术展示交易平台计划》,展示交易中心的定位以公益性为主,通过积极探索服务模式,为专利技术供需双方特别是非职务发明人和中小企业及中小投资人提供具有高诚信、低成本的常设展示交易场所。

  2011年,我国首家知识产权交易所天津滨海国际知识产权交易所挂牌。但是几年后,其负责人却对媒体表示,运营情况“糟糕”。这位负责人表示,尽管我国拥有数量庞大的专利申请量,但真正能够拿到交易所变现交易的不多,有的交易甚至出于特殊原因见不得“阳光”。再加上对份额化交易的限制等多种原因,导致了交易所经营的难题。此外,即便后期将经营方向调整为知识产权质押融资,却仍面临如何让银行认可的问题。

  这位负责人还提到,市场上流通的专利虽很多,但大都限于私下交易,其交易目的也并非为做成商品,而是利用它较快申报高新技术企业,从而享受税收、资金扶持等方面的优惠。

  “这些交易中心的另一个问题是,人家没有理由非得到这里来交易,而且,即使在这谈成了,跑单的也不少。”季节坦言。

  寻求创新实现良性发展

  为了推动这些问题的解决,国家有关部门一直在行动。“2011年左右,国家知识产权局开始研究高智公司等知名知识产权运营公司,以及发达国家的知识产权运营经验,最终形成报告提交。”季节说,在此基础上,2014年,国家知识产权局会同财政部启动支持建设知识产权运营服务体系的系列行动。这些政策形成组合拳,将知识产权交易作为一个产业链条来运营管理。

  2014年底,国家知识产权局分别在北京、西安、珠海启动建设国家知识产权运营公共服务平台和特色试点平台。2017年,国家知识产权运营公共服务平台和西安军民融合、珠海金融创新特色试点平台均建成并上线运行。

  “横琴国际知识产权交易中心包括社交、电商、金融、大数据、挂牌交易五大核心功能,可提供知识产权资产、知识产权服务、知选正品三大交易品类的交易。”季节说,目前,平台注册会员24万多人,各类店铺数百家,在售各类知识产权资产10万多件。

  横琴国际知识产权交易中心的核心业务其实是知识产权运营,以及寻求围绕知识产权的金融创新。“知识产权是特殊商品,对它进行交易的前提是运营,而运营必须有配套的金融服务。”季节介绍,该平台在知识产权质押贷款领域探索的“珠海模式”目前已有一亿左右的贷款额。

  “我们还募集了一个亿的基金,尝试做一个以知识产权为核心视角的股权投资基金,此外,我们也在做知识产权证券化的工作。”季节透露。

  北京高精尖科技开发院院长汪斌则强调,目前各类技术交易平台数量已经足够多,更重要的是要培养一支具备相应理工类、法律、金融及心理学等知识的高素质技术经纪人。“技术交易过程中离不开人的撮合,2016年出台的《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行动方案》就提出要培养1万名技术经纪人的目标。”汪斌认为,技术经纪人与交易平台可采取律师与事务所的合作模式,“经纪人有了挂靠单位,平台也会有更多收益,实现良性发展。”

  市场在政策鼓励下飘红

  国家知识产权局提供给科技日报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北京、西安、珠海的3个平台共有371家知识产权服务机构、投融资机构入驻,扶持的运营机构受托运营的专利数量合计超过5.7万件,其中,中国发明专利4.4万件;全年促成的专利许可转让金额达6.1亿元,涉及的专利数量超过3000件。

  “在国家政策带动下,各类知识产权运营机构竞相涌现,从业人员快速增长,2017年全国专利转让、许可、质押等次数达24.8万次,同比增长率高达43.4%,涉及专利22.9万件,同比增长40.5%。”国家知识产权局有关负责人表示。

  “目前,全国以知识产权为运营主体的机构应该有几百家。”季节说,“在各种政策的扶持下,各家机构探索出不同的运营模式,逐渐形成一个可持续发展的产业。”

  正如季节所说,在政策带动下,出现了一批完全市场化的知识产权运营平台。例如,汇桔网以“知识资源(IP)+互联网平台+智能物联网”的“知联网”方式,整合线上线下、国内外资源和服务,解决知识产权商品化、产业化、金融化、生活化问题,创造新价值;另一“互联网+知识产权服务”平台知呱呱,则凭借其强大的技术研发实力、专业的服务能力和行业品牌影响力,获评“北京市知识产权服务品牌机构培育单位”。

  扶持还在继续加码。2018年5月初,财政部办公厅、国家知识产权局办公室联合发布《关于2018年继续利用服务业发展专项资金开展知识产权运营服务体系建设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根据《通知》,中央财政对每个城市支持2亿元,2018年安排1.5亿元,剩余资金年度考核通过后拨付。各城市可采取以奖代补、政府购买服务、股权投资等方式,统筹资金用于支持知识产权运营服务体系建设工作。该资金将被重点用于推进知识产权保护体系建设、聚焦产业培育高价值专利、促进创新主体知识产权保护和运用、培育知识产权运营服务业态。

这一击纯粹是肉身力量,却足足有近九万斤,如同一柄重锤从天而降,声势凛人。他没有想到,他还是低估了无名!这个少年居然可怕到这种程度!

  这25部好班底剧集为何无“水花”?
  新京报统计2018年作品发现:主演演技不过关、宣传不够、后期制作匆忙是主因;年代剧和都市剧更容易令观众失望

  在过去的365天里,没有一部剧的平均收视率突破2%,平均收视率排名第一的电视剧是靳东、江疏影主演的《恋爱先生》。实际上,有很多剧在未播出之前备受关注,比如《天盛长歌》《远大前程》《武动乾坤》等,但播出后,并没有取得与班底相匹配的高播放量或者高口碑。新京报记者统计了去年25部班底与收视不相匹配的剧集,并专访业内人士,探究这种尴尬境况的原因。

  A 主角演技不达标被观众质疑

  《三国机密之潜龙在渊》改编自马伯庸的同名小说,由马天宇、韩东君、万茜、董洁主演,游达志、郑伟文联合执导,常江担纲编剧,讲述了曹操迎奉献帝于许都,挟天子以令诸侯之时,汉献帝刘协周旋列强之间,与同道携手为复兴汉室而搏命的故事。

  鉴于马伯庸小说的高质量文本以及编剧常江在2017年拿出了《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虎啸龙吟》的代表作,《三国机密之潜龙在渊》在开播前曾备受期待,但是该剧的豆瓣评分6.5,网络播放量30.3亿,跟都是讲三国时期故事的《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虎啸龙吟》相比,无论是豆瓣评分还是网络播放量都明显逊色。(前两部剧豆瓣评分都超过8分,两部剧网络播放量超120亿。)观众诟病的主要原因是年轻演员演技稚嫩,无法承担一人分饰刘协、刘平两角的重担。

  主角演技同样被质疑的剧集还有《武动乾坤》,该剧由张黎执导,杨洋、张天爱、吴尊、王丽坤主演,改编自天蚕土豆的同名网络小说,讲述了小镇家族中不受宠的边缘子弟林动(杨洋饰)经历无数艰难险阻最终蜕变成长为救世大英雄的故事。没播之前,万众期待,以为在张黎的加持下,此剧会成为杨洋的转型之作。但播出后,用力过猛的杨洋成了众嘲对象。

  B 与观众期待不符创作者只能看开

  《夜天子》由月关编剧,陈浩威执导,徐海乔、宋祖儿领衔主演,改编自月关的同名小说,该剧的累计播放量仅19.6亿,豆瓣评分7.7,据知情人士透露,该剧原本计划在卫视播出,却临时转为网络播出,导致前期宣传非常少,给观众的印象为悄无声息地开播,但是由于剧情和演员的表演吸引了不少观众,豆瓣评分成绩不错。

  陈坤、万茜主演的电视剧《脱身》是陈坤时隔九年重返电视荧屏的第一部剧,从筹备时就备受期待,但该剧播出后被观众质疑谍战浓度不够强烈,唐郗汝曾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对观众的质疑表示理解,“观众如果在谍战剧强情节的期待视野下看,就会发现《脱身》并不是在传统谍战剧的框架之内叙事,而是杂糅了情感和喜剧的元素,从而更加真实地展现了上世纪40年代上海普通人的日常生活”。

  谈及收视率不理想,金世佳、柴碧云主演的电视剧《我们的四十年》的编剧庸人认为该剧收视率已经算不错了,“我们是以小博大的项目,能达到目前的收视率和网播量,已经超过预期了。卫视的连续播放,也是对我们这部剧的肯定。当然,我们在制作方面也有瑕疵和遗憾,还没达到尽善尽美的程度,也没有办法改变流量的局面,但这个剧为我们的班底打下了一个坚实的基础,下一部剧还是会继续接地气、有质感”。

  C 剧作本身有问题后期制作显粗糙

  张天爱、张若昀主演的电视剧《爱情进化论》翻拍自2011年热播的台湾偶像剧《我可能不会爱你》,由林依晨、陈柏霖主演,原作豆瓣评分8.9,《爱情进化论》豆瓣评分5.4,关于成绩悬殊的原因,剧评人胡摩对新京报记者分析称:“《爱情进化论》在市场上的失利,源于剧作本身存在着不小的问题,翻拍7年前的台湾偶像剧,要做到本土化的落地和与时俱进的内容更新,然而《爱情进化论》的旁白太多,鸡汤味浓郁,品牌植入过多引起了观众的反感,演员演技还需磨炼,支线剧情稀释了主线剧情的浓度。”

  同样在剧作上存在问题的电视剧还有林家川、马鸣执导,朱亚文、郑元畅、李佳航主演的《合伙人》,讲述了三个大学生从白手起家的菜鸟打拼成为网络行业领军人物的故事,豆瓣评分4.8,豆瓣网友Magician认为,“看了一两集发现不过还是披着创业,合伙的噱头搞三角恋的烂俗故事”。此外,该剧的服装、道具、置景也显得粗糙以及不符合故事发生的时代背景。

  此外,秦昊、郭涛、阚清子主演的电视剧《江河水》因为后期制作时间过短,导致剪辑、特效等瑕疵较为明显,再加上定档突然,宣传没跟上,收视率和网播量都不尽如人意。

  综上所述,一部剧集要想不浪费配置,呈现观众们预期的效果,还是需要多方努力,“挂羊头卖狗肉”是会被市场抛弃的。

  数据分析

  通过统计可以得知,这些剧集实际播出效果和观众预期差距还是较大的。它们的网络评分基本在6分到8分之间,不是特别低,说明了质量还行。但这些剧集的播放量和热门剧集一二百亿的播放量比起来差得较远。

  按类型来说,年代剧和都市剧更容易“雷声大雨点小”,总共25部剧里,这俩类型各有10部,各占了总数量的40%,说明这两种剧离观众生活更近,拍得假了很容易被看出来。如果不能紧贴生活去创作,空中建楼阁,就会被认为过时或者悬浮。

  从播放平台可以看出,有8部剧是在网络平台播放,剩下的在电视台播放的“无水花”剧占比68%。进一步说明了传统平台的式微,话语权的转移,但考虑到卫视的数量要比视频网站的数量多得多,如果各电视台能够在选片时进一步精准把握观众心理,地位还是可以稳定的。

  采写/新京报记者 武芝

第一次的抛售冰前草和苦兰花行动,已是起到了一石激起千层浪的效果,将多年以来死气沉沉的市场又给搅动得生机勃勃了起来。其自身也是藉此往复循环之妙,通过吸收阳光中的能量来获得生长进步的。他知道在血祭之地,植物和动物的体型都比外界来的大,连昆虫也有拳头般大小。但没有想到这头和人差不多的妖兽,竟然能发出如此大的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