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坪坝区检察院依法批捕一起暴力强迫购买劣质手机涉恶犯罪案件

2019-02-18 16:52:12 博美生活网
编辑:相叶弘树

布森农场一过,沿路丛林渐起,道路两侧依旧是有庄园农场。不过大多破败,除此之外,已经是很少有庄园的主人打理。越看越像是一条蟒蛇的缩微版,可你却看不到它的眼睛在哪里。瑶池圣女伸出手掌,晶莹如玉,美不胜收,此刻却蕴含着恐怖的气息,缓缓向前推去,和姜遇的拳头猛然相击。

“瑶池圣地来人了!”不知是谁惊呼了一声,让那些如同凶神恶煞的长老都愣住了,偃旗息鼓,不再出手。踢云乌骓马一见主人招呼,登即打着响鼻咧开了大嘴巴,一路小跑着蹦跶了过来。

  感恩“后备箱的爱”(纵横)

  与其在朋友圈感动地“云孝顺”一番,还不如平时多分配一点时间给父母

  据报道,子女过完春节离开家乡之际,无数父母将鸡蛋、腌腊肉等土特产,不断往返程子女的后备箱塞了又塞。

  看一些网友晒出的话,着实让人收获感动:“在家随口说了一句吃不惯那边的馒头,老妈就特地提前做了几十个馒头让我带上”“这是我爸给我装的葡萄干,家里种的葡萄一滴农药没喷过,吃起来特别甜,特别放心”“打开后备箱一看,满满一车,大米、油盐酱醋,生怕我在外边受委屈,泪目”……

  儿行千里母担忧。满载于后备箱的,不是鸡、不是鸭、不是馒头和葡萄干,而是父母的爱。正因为此,“后备箱的爱”才戳中人们的泪点,也引人反思:父母对子女的爱虽不求回报,但做子女的真就不用回报父母了吗?

  近些年来,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子女,给予了父母物质上的满足,却忽略了情感抚慰;注重了父母的身体健康,而轻视了心理关怀。如有些子女常年不回家,电话也没一个;有些子女每年定时定点拿点钱,就算完成了“任务”;还有些子女谈及父母总是心生愧意,然后就止于心生愧意……他们都忘记了,除了送钱送物,还要在精神上、情感上、心灵上,对父母进行关爱与慰藉。

  当真是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有人摆出现实困难DD不是不想尽孝,而是问题太多。有地理原因,回家太周折;有收入原因,回家成本太高;还有工作原因,探亲时间过短,等等。这些原因听起来都很有道理,但为什么同样的困难,在遇到父母时就变得难以克服?如果你尚处于热恋,你是否远隔千山仍会飞到她(他)身边?为什么一遇到父母,我们就把分配给他们的时间变少了呢?因为知道他们不会埋怨,因为相比父母的无私,我们的爱计算得如此精细……其实,对于“后备箱的爱”,与其在朋友圈感动地“云孝顺”一番,还不如平时多分配一点时间给父母。

  能回家的时候,就帮父母洗洗衣服、扫扫地;不能回家的时候,电话多打一次,微信多发一个;听妈妈讲那过去故事的时候,少那么一点不耐烦;言语产生冲突的时候,忍住嘴不要老去顶撞;充分支持父母的业余爱好,别拿你所谓的新观念去讽刺和嘲笑;教会他们不要受骗上当……其实父母对子女的涌泉之恩,子女若能滴水相报,他们真的就很满足了。

  从我们嗷嗷大哭着面对这个陌生的世界开始,父母就用最大的关爱为我们遮风挡雨。每一次回家,从塞满的后备箱都能再次感受到无私之爱,那么,我们真该从父母的角度去想问题,宽父母之怀,尽量把欢笑带给他们,告别“云孝顺”。

  (摘编自2月13日《四川日报》,原题为《拿什么回报“后备厢的爱”?》)

张 雨

张 雨

因为万古玄冰之中自然而然孕育出来的玄冰果,自孕育而出起,就已经决定了它们的品级。丹体方正,共六面组成一体,从哪个角度看去都是一个方盒。

  《海王2》终于筹拍 温子仁未必再执导

  《海王2》的编剧(小图)也是《海王》的编剧之一

  距离温子仁执导的《海王》上映并大卖差不多过了两个月时间,华纳兄弟才真正开始筹备《海王2》的拍摄。据最新消息,大卫?莱斯利?约翰逊-麦戈德里克将为这部续集撰写剧本,他是《海王》的编剧之一,还曾和温子仁合作过《招魂2》。

  《海王》已经在全球范围内赢得了11.2亿美元的票房,这是2012年《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之后第一部票房突破10亿美元的DC电影。而《海王2》这么迟才启动,在好莱坞算是相当罕见。很多系列片还没开始上映就已经开始筹拍续集,而更多的情况是:只要系列片首周末票房不错,第二周制片人就开始讨论续集的工作了。《海王2》的推进如此迟缓,一大原因是温子仁的态度不明朗。目前,他已经确定会和彼特?萨法兰担任《海王2》的制片人,但要看过剧本后再决定是否继续执导。

  有意思的是,《海王》的衍生片《海沟族》倒是在紧锣密鼓地推进着。在《海王》中,亚特兰大沉没后分裂成七个王国,其中的海沟族退化成一种智力低下的残暴海兽,他们生活在黄金三叉戟所在的海域,袭击过往船只和人类,以猎食其他物种为生。据悉,温子仁和制片人彼特?萨法兰担任这部外传的制作人,华纳聘请了两位新人编写剧本,杰森?莫玛和艾梅柏?希尔德等《海王》主演都不会出现在这部影片中。(邵梓恒)

 

在他走了数里之后,竟然听到有人声呼叫着,数名修士骑着骏马穿过深林,不知道要去何处。时值此刻,正是食指大动之时,石暴哪还来得及分辨具体的味道,直管大嘴一咬,登即满嘴之中汁水淋漓,奇香四溢,让其犹若腾云驾雾一般陶醉不已。两边离得如此之近的凝神修者,就这样擦肩而过。